联系我们 - 请您留言 - 设为首页 -
新商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商资讯 -> 新商资讯

关于创建哈密—嘉峪关—酒泉特区构想

 关于创建哈密—嘉峪关—酒泉特区构想

  

一、哈密、嘉峪关、酒泉概况

哈密位于新疆东部,是新疆通向内地的要道,素有“新疆门户”之称。全地区总面积约15.3万平方千米,占新疆总面积的9%。哈密东与甘肃省嘉峪关市、酒泉市相邻,西与昌吉回族自治州的木垒县和吐鲁番地区鄯善县毗邻,南部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相连,北与蒙古国接壤,边境线长586公里。哈密地域辽阔,城市化水平较高,辖哈密市、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和伊吾县,总人口56.27万人,少数民族人口占31.5%,城镇人口占58.2%。哈密属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天山山脉横贯哈密,形成山南、山北气候迥然不同的两大自然景观区。哈密是闻名遐迩的哈密瓜故乡,同时也是哈密大枣的原产地和主产区;山北巴里坤盆地和伊吾河谷,夏季凉爽宜人,是天然避暑胜地。

哈密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区内旅游资源类型多、特色浓。其自然景观集大漠、绿洲、雪山、松林和草原等南北疆风光于一地,素有“新疆缩影”之称,哈密地域文化既有中原文化传承,又保持着古老的传统少数民族风情。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是西部唯一草原城市,为西域汉文化发祥地,名胜古迹众多,雪山脚下的伊吾县有“欧洲小镇”之称;红、绿、白三色旅游景区独具特色。悠久的人文历史、丰富的自然景观,敞开它博大而宽广的胸怀,使中西文化、民汉文化在这里荟萃交融、和谐发展并不断发扬光大。

嘉峪关市因位于万里长城最西端的嘉峪关下而得名,地处甘肃省河西走廊中部,西距哈密地区560公里,东离甘肃省会兰州市780公里。全市总面积2935平方公里,辖3个乡17个村、5个街道办事处、1个矿区办事处;总人口18万人。境内属温带、大陆性荒漠气候,年均降雨量85毫米、蒸发量2149毫米。嘉峪关于1965年建市,1971年经国务院批准为省辖市,是丝绸古道上的明珠城市,新亚欧大陆桥上的中转重镇;驻市企业—酒钢集团是西北最大的钢铁生产基地。

酒泉以“城下有泉”、“其水若酒”而得名。甘肃省酒泉市地处甘肃省西北部,是著名的河西四郡之一,全市辖一区二市四县即肃州区玉门市煌市金塔县瓜州县肃北蒙古族自治县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酒泉市总面积19.12万平方公里,占甘肃省面积的42%。全市有汉、蒙古、哈萨克、回等24个民族,总人口近100万人。酒泉高山丘陵,大漠戈壁,绿洲草原,构成了酒泉市独特的自然景观,大自然的神工鬼斧,创造出众多山川形胜,蔚为奇观。

 二、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优势比较

(一)区位交通优势

一是哈密东与甘肃省酒泉市、嘉峪关市相邻,既是新疆通向祖国内地的要道,也是新疆向内地省区开放的门户,是新疆与内地物资、信息流通的重要集散地,又是我国向西开放的主要陆路通道和桥头堡,具有承东启西、向西向东双向开放的地缘优势。而甘肃省酒泉市地处河西走廊西端,是西陇海—兰新线经济带甘肃段跨度最长的地区。二是兰新铁路线、已开工建设的兰新高速铁路、哈罗铁路线,即将开工建设的将军庙至哈密铁路、哈临铁路、哈密南部资源铁路线、淖毛湖至(甘肃)柳沟铁路线以及哈密铁路枢纽项目建设,使哈密即将形成较为完善的铁路网,成为全疆最大的铁路枢纽。加之,疆内已经通车或即将建成通车的精伊霍铁路、乌精复线、吐库复线、乌准铁路、奎北铁路等11条铁路,最终都将汇集到哈密,并通过哈密发往祖国内地;正在实施的三北公路大捷道,自内蒙古临河经额济纳旗进入甘肃马鬃山、明水至伊吾,沿天山北坡东段经巴里坤、木垒、奇台、吉木萨尔、阜康、克拉玛依、塔城、巴克图口岸而至哈萨克斯坦,将形成新的最捷亚欧大陆桥。哈密、伊吾两地将分别成为南疆、北疆进入内地的门户。连云港至霍尔果斯高速公路、哈罗公路、哈密机场复航扩建等重点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并投入运营,使哈密具备了东联、西出、南通、北拓功能的立体交通枢纽城市功能。哈密是国家石油、天然气能源大通道必经之地,为国家西电东送正负1000、正负800750特(超)高压输电网络的战略支点和能源基地,均为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提供了平台。

(二)资源优势

哈密矿产资源丰富,种类多、储量大。大多位于铁路、公路沿线,开发条件便利。目前已探明各类矿种76种,占新疆已发现矿种的65%,储存量居全疆前列的矿种有煤炭、石油、天然气、铁、铜、镍、金、石材、芒硝、石灰石、钠硝石、石英石等;嘉峪关、酒泉矿产资源品种多,储量大,已探明成矿带5个,矿种49种,钨、铬、钒、石棉储量居全国前三位,铁、黄金、菱镁、高纯硅等储量居甘肃省前列,新探明的玉门青西油田储量1亿吨。为此,哈密、嘉峪关、酒泉丰富的资源为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建设提供了物资储备和资源支撑。

(三)能源优势

近年来,哈密地区按照自治区建设“疆煤东运”煤炭生产基地的战略部署,哈密四亿吨级煤炭生产基地规划建设已经全面启动。目前,哈密境内煤炭资源预测总量达到5708亿吨,占全国煤炭预测资源量的12.5%,占新疆煤炭资源预测量的31.7%。预测油气资源当量9.3亿吨,已探明的6个含油板块,哈密石油总资源量达到5.7亿吨,天然气预测资源量达到1500亿立方米以上。哈密丰富的煤炭、石油、天然气等矿产资源储备,为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快速发展,提供了雄厚而丰富的能源储备基础和条件。

(四)可再生能源丰富,发展潜力巨大

哈密属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空气干燥,大气透明度好,云量遮蔽少,日光充足,光能资源丰富,是全国太阳能资源最好的地区之一,全年日照对数31703380小时,是十分理想的太阳能开发区域,星星峡日照对数达到3500小时,为全国之最,有“日光之峡”美称。根据规划,到2020年哈密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达到360KW,同时,哈密风能资源丰富,风功率密度≥150W/,总面积为51569平方公里,占到全疆风功率密度≥150W/总面积的66.3%,技术开发量达到7549.8KW,根据国家风电规划,到2020年,风电装机达到2000KW,进而实现打造“陆上三峡”的宏伟目标;嘉峪关、酒泉市同属大陆性干旱气候,尤其是酒泉市西部疏勒河流域地处内陆,降水少,蒸发量大,日照长,干旱多风(安西素有“世界风库”之称),清洁能源蕴藏量丰富,风能可开发利用面积约1万平方公里,可开发量4000万千瓦以上,太阳能资源可开发面积约5万平方公里;根据甘肃省规划,到2020年酒泉风电装机容量达到2000KW、光伏发电规模达到100KW以上。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隆起带区域丰富的太阳能、风能资源,有利于可再生清洁能源的发展,对增加祖国中东部地区能源供应、调整能源结构、实施节能减排、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祖国大西北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五)旅游资源丰富

哈密与嘉峪关、酒泉同处古丝绸之路之上。哈密集大漠、绿洲、雅丹地貌、雪山、松林和草原等南北疆风光于一地,又是闻名中外的哈密瓜的原产地;哈密既有中原文化传承,又保持着古老的传统少数民族风情。嘉峪关、酒泉人景观突出,如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以及莫高窟、玉门关、锁阳城、骆驼城、峡谷、溶洞等,与哈密地区旅游资源各具特色,既有一定的关联度,又有差异性;双方联手,必将实现三地旅游产业优势互补、快速提升。

(六)经济优势

近年来,哈密地区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揽全局,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连续5年经济增长率保持在两位数以上,其中,2009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30.32亿元,增长11%,其中一、二、三产分别增长8.8%10.8%11.1%;地方财政收入完成11.69亿元,增长22.67%,招商引资到位资金65.78亿元,增长58.6%,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556元,增长13.1%;嘉峪关市2009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60亿元,增长11%;地方财政收入完成7.7亿元,增长1.1%,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500元,增长6.8%;酒泉市2009年完成生产总值293.6亿元,增长18%,财政收入45亿元,增长107%,城镇居民和农民人均收入分别达到14050元、6500元,同比增长13%12.8%。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都在迅速发展,依托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建设为重点,强化优势互补,促进经济集聚,必将使这一区域成为欧亚大陆桥新的增长极和经济隆起带。

(七)区域产业基础较好,城镇化水平较高

哈密是新疆乃至全国重要的煤炭、矿产资源富集区,是“疆煤东运”生产、储备运输基地,同时也是全疆风能、太阳能等新型能源的发展基地之一,经过近50年来的发展,已经初步形成了煤炭采掘、煤化工、电力、石油、铜镍、石材、盐化工、玻璃、纺织、食品加工为主的工业体系;嘉峪关、酒泉是甘肃省重要的工业化地区,特别是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开发和快速发展,已初步形成以新能源和新能源装备制造业以及冶金、石油化工、建材为主的工业体系。

经过近些年快速发展,哈密—嘉峪关、酒泉三地城市化水平快速提升,2009年城镇化率达65%,其中哈密城镇化率为60%,嘉峪关市城镇化率90.2%,酒泉市城镇化率为58%,三地城镇化水平均高出新疆、甘肃两省区平均水平30%以上,也高出全国平均水平15%以上。

(八)土地后备资源充足

据统计,哈密可耕地面积约为8.62万公顷、林地面积5.67万公顷、园地1.35万公顷,草地面积374.22万公顷,建设用地18.53万公顷;未利用土地面积占总面积的67.5%。酒泉市拥有15万公顷耕地,未利用土地面积约占总面积的50%以上。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未利用土地地势平坦,宜于规划建设大型现代化工业基地,除耕地、林地和畜牧用地以外,大部分土地属戈壁荒漠,土地资源相对内地省区极为丰富,开发潜力巨大,为哈密—嘉峪关、酒泉特区开发建设提供了充足的土地资源。 

 三、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必要性和可行性

(一)继续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难得机遇。一是自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以来,哈密地区以科学发展观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紧紧围绕建设“强而精、富而美”和谐哈密的总体目标,深入实施“生态立区、工业强区、科教兴区、南园北牧、增收富民”的发展战略,与嘉峪关、酒泉提出的“工业强市”和“项目带动”战略,以及坚定不移地推进新型工业化建设,着力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切实推进城乡和区域统筹协调发展相辅相成。哈密、嘉峪关、酒泉软硬环境已经得到极大改善,产业投资的集聚效应逐步凸显,经济呈现出跨越式发展的良好态势。二是兰新高速铁路建成后,自哈密乘车至酒泉不足2个小时车程,大大缩短时空距离,完全可以实现同城效应,拉近了城市地理、人们心理距离。三是可以充分发挥哈密桥头堡的作用,带动新疆东部、甘肃西部、青海省西北部毗邻区域的快速发展,有利于把哈密打造成新疆中心城市之一,加快哈密大建设、大发展,实现哈密—嘉峪关、酒泉后发赶超和科学跨越,成为西部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

(二)深入贯彻落实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议精神的难得机遇。胡锦涛总书记指出:做好新形势下新疆工作,是提高新疆各族群众生活水平、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必然要求,是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是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确保边疆长治久安的迫切要求”。国家近期已批复在北疆伊犁、南疆喀什建设经济特区,唯独东疆地区还是一个空白。目前,国家、部委和全区上下正在贯彻落实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精神,乘此东风,谋划建立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必将会得到上上下下认可与支持;在新形势下抢抓国家建设西部特区的机遇,谋划哈密的发展,就必须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高起点、高水平、高效益地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坚持树立科学跨越发展和率先发展意识,创新发展模式、破解发展难题、提高发展质量,充分发挥特区优势,在优势资源转换战略和推进新型工业化建设进程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起到应有的龙头带动作用。

随着全球经济形势的发展变化,以及新疆、甘肃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推进,哈密、嘉峪关、酒泉各族广大人民群众消费结构不断升级,扩大内需成为保持经济增长最重要的推动力。哈密—嘉峪关、酒泉市场广阔、需求旺盛、潜力巨大,加快启动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建设,有利于吸引海内外大集团、大企业投资等各类要素在此集聚和重组。

(三)贯彻落实西部承接中东部省区产业转移的机遇。目前,祖国东部沿海地区要素成本持续上升,加快经济转型和结构升级的需求极为迫切,产业转移动力日趋增强,因此,中东部部分企业有产业转移的愿望和要求。加之,三地的矿产、农牧资源极为丰富、基础设施比较完善,要素成本优势明显,具备了承接中东部产业转移的有利条件。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的建立,政策的优惠,十分有利于吸引沿海内地大企业、大集团投资落户,加速三地区产业的快速发展。

(五)加快启动构建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是打造和形成新疆与甘肃省无障碍绿色运输通道,保障哈密四亿吨级煤炭基地建设、实现优势资源转换的需要。新疆、甘肃两省区各具优势、互补性较强,两省区共同谋划和实施一批重点产业项目,做大做强特色支柱产业,必将为促进区域协调可持续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六)维护祖国统一,稳定边疆的必然选择。哈密—嘉峪关、酒泉特区一体化建设,可进一步密切新疆与甘肃、青海、内蒙、宁夏、西藏等省区的联系,对维护边疆地区稳定,密切新疆与内地联系沟通,增强新疆与内地的凝聚力和区域协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

(七)符合哈密—嘉峪关、酒泉各族人民群众的意愿。哈密与嘉峪关、酒泉地缘相近、人脉相通。据不完全统计,生活在哈密这块热土上的祖籍甘肃嘉峪关、玉门、瓜洲、敦煌、肃州、酒泉的人民群众约占哈密总人口20%左右,由于祖籍在甘肃省酒泉市辖区,同时,哈密、嘉峪关、酒泉三地由于地缘相邻,经过多年来的民间交流与发展,以亲戚等纽带形式与之形成人民群众约占哈密总人口的30%以上。目前,两地已经形成了民间互动、人员往来频繁的良好局面,他们热切希望哈密—嘉峪关、酒泉三地能够优势互补,共同实现后发赶超、科学跨越。

四、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的总体战略构想

高起点规划建设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使其建设成为西北部内陆地区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形成“以高科技为先导的先进制造业集中地,以煤炭等主要矿产资源生产、旅游、物流、文化为主导的现代服务业集中地,以现代科教为支撑的创新型建设区,领先的城镇化和城乡协调发展区,综合型经济核心区,西北部综合改革试验示范区”。农业方面,要建成在全国重要的林果业、畜牧业基地、航天育种基地。经济每年以18%以上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9500元以上。区域人均基本公共服务能力要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基础设施条件明显改善,自我发展能力明显提高,民族团结氛围浓厚,社会更加和谐稳定。根据规划设想,明确以下战略定位、实现六大目标:

全国重要的新能源基地、重点名胜旅游和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创新区。加快发展新能源和新能源装备制造业,进一步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发展循环经济,提升产品科技含量和附加值,将哈密—嘉峪关、酒泉建成全国重要的亿吨级煤炭生产基地,千万吨石油、天然气生产基地,祖国西北部重要的石化基地,建成全国最重要的风电、光伏发电新型环保能源基地,以及丝绸之路名胜古迹旅游区和旅客集散中心。到2020年,实现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总量占到西北地区比重的十分之一,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翻三番以上,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大幅提高,自我发展能力显著增强。

2.创新能力有新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和综合科技实力居西北领先地位,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大幅提升。在经济特区内初步建成全国较有影响力的煤电化基地、钢铁铜镍生产基地、新材料基地、新能源基地、先进制造业基地。

3.基础设施建设有新突破。区域交通、水利、市政、信息等基础设施得到根本改善。建成全国区域性铁路、公路、民航立体交通枢纽;打造和完善老爷庙口岸和马鬃山口岸,形成中蒙矿产品进出口交易的重要通道和平台;大力发展物流业和物流园区,构建面向中亚、联通内地、支持周边地区发展的商贸物流中心。 

4.城镇化水平有新提升。实现哈密—嘉峪关、酒泉特区经济一体化后,要进一步加快城市建设,使哈密城市建成区在目前的基础上增加1倍。哈密、嘉峪关、酒泉将成为祖国西北部边陲主要的现代化区域中心城市,城镇群集聚发展,城乡统筹发展取得新突破,城镇化率达到80%以上。

5.公共服务达到新水平。努力实现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隆起带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基本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从业人员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12年以上。建立完善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卫生体系和社会保障体系。

6.生态环境建设取得新进展。哈密—嘉峪关、酒泉区域森林覆盖率达到5%以上;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显著降低,中心城市市区空气中SO2NO2含量达到国家一级标准,城市污水、生活垃圾、工业固体废物基本实现无害化处理。 

为此,建议新疆、甘肃两省区联动,尽快启动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规划研究,并积极上报国家相关部委批复,以促使哈密—嘉峪关、酒泉经济特区规划项目早日实施。届时,哈密、嘉峪关、酒泉的行政区规划和经济区域将进一步得到有效衔接和高效整合,可以争取更多国家优惠政策,促使国家在哈密摆布更多的项目,获得国家资金更大的支持,努力消除横亘在哈密和嘉峪关酒泉三地的区域分割和障碍,使哈密区域经济与社会得到快速发展,实现后发赶超和科学跨越。

   

                                             作者:金 迪(哈密地区行署副秘书长)

                                           郝 冰 (哈密地区融合办干部)

 

当前第1/1页 [首页] [上一页] [1][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2012年新疆民营经济发展状况和2013... 下一篇:新疆正能量:需要实实在在的政策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