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请您留言 - 设为首页 -
发现新疆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发现新疆 -> 新商前沿

求解新疆问题路在何方?

 

                                                                                                                                                     唐立久/文
        回首2014年,新疆经受着自1949年共和国成立以来最为严峻的考验:极端思想蔓延;涉疆暴恐案不断;族群隔阂加深……。“新疆问题有解吗”?“新疆的未来之路何在”?悲观而忧郁笼罩着我!     
这一年,IS(伊斯兰国)异军高调崛起。意味着全球范围的恐怖和极端主义不会减弱只会强化,这将对新疆产生重大的影响,“新疆问题”或许已国际化和伊斯兰化。巴格达迪领导着一个名称诡异的恐怖组织并自封哈里发,短短的60天席卷了伊拉克西北部辽阔的领土,速度堪比四大哈里发时期的伊斯兰征服风暴。全世界都在注视着他所领导的IS。虽然不是历史上第一个建立“伊斯兰国”的恐怖组织,与塔利班试图在阿富汗实现伊斯兰国的目标相比,IS显然走得更远,更主张哈里发传统。在伊斯兰世界历史上,哈里发被认为是先知穆罕默德的继承人,全世界穆斯林应奉哈里发为领袖。IS筹划着数年后占领西亚、北非、西班牙、中亚、印度次大陆全境乃至中国新疆。在巴格达迪的讲话中,多次提到中国以及中国新疆,并把中国排在了第一位,指责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政策,并要求中国穆斯林和全世界穆斯林一样向其效忠。IS比基地组织更坚决地实行宗派主义。基地组织虽然有强烈的逊尼派色彩,却也赞同穆斯林各派的联合,虽然在行动中屡屡针对异教的平民,但在某些时候,又强调避免平民伤亡。而IS则针对一切反对派,哪怕这些反对者同属于逊尼派,只要反对,就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也是这一年,求解新疆问题的各种思路、构想、方案及对策层出不穷,“新疆问题”已成为一门显学。当爆发“昆明3.01暴恐事件”之后,“新疆问题”似乎有它特定的涵义:“新疆问题”成为一个专用词,其本质,是作为统一政治共同体多族群的民族国家的全体公民如何能够和平共处的问题吗?是政经问题还是文化冲突问题?是极端宗教与现代文明的对抗?抑或中世纪思想与21世纪思维的交锋?“新疆问题”似乎需要从国际、国家、新疆及相关层面整合破解。
    2015新年伊始,发生的”法国查理周刊”等系列暴恐事件,使全球尤其是西方国家联盟认识到伊斯兰宗教极端主义的危害性和严重性,更加统一反恐反极端化的思想和行动!宗教极端势力的丧钟似乎敲响。从某种意义上讲,求解新疆问题的曙光似乎初露。
     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地貌特征“三山夹两盆”,如同“疆”字,左边像曲折的边境线,傍土为疆;右边如两大盆地和三山的形态,疆也无涯。在高峻与逶迤之间,新疆的地缘政治十分敏感;在沙漠与绿洲之间,新疆的生态环境极其脆弱。
     新疆这片166万平方公里的广袤疆域,是中国面积最大的省区,约占全国陆地面积的1/6,相当于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瑞士5国面积之和。新疆石油、天然气、煤炭蕴藏量均居全国首位。
     新疆北西南三面与俄罗斯联邦、阿富汗、哈萨克斯坦等8个国家接壤,边境线长达5600公里,是中国交界国家最多、边境线最长的省区,其中3个国家拥有核武器,5个国家人口主要由穆斯林构成。
     新疆处在周边30亿人口的中心。新疆共有55个民族,其中10个民族信仰伊斯兰教。2013年末新疆总人口为2264.30万,其中,维吾尔族人口为1074.41万。除汉族外,其他民族所占人口比例达62%,信仰伊斯兰教者占总人口的60%。新疆是中国的多民族集聚区。
    拥有500万人口的新疆首府与海岸最近距离为2250公里,是中国也是世界上距海洋最远的内陆城市。历史上,丝绸之路的开凿曾使新疆昌盛繁荣,更使其成为世界四大文明的交汇地。海上丝绸之路兴起后,新疆成了世界政经战略的弃儿。
   机者如神,难遇易失。今天,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的实施(以下简称“一带一路”战略),中亚的地缘政治和能源安全再次提升,使新疆成为中国战略前方、战略跳板、战略通道及战略基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和“亚欧的新重心”。“一带一路”提供了一个包容性巨大的发展平台。
    在“一带一路”战略下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同时具备地缘政治和能源安全及平台的意义。其中,中巴经济走廊是“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的节点,一旦从中国喀什市到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高铁贯通,将有助于中国出口商品辐射整个南亚和中东18亿人口的巨大市场或转运欧洲,另外瓜达尔港扼波斯湾的咽喉,直线距离阿联酋迪拜仅600公里,从而中国可以绕开马六甲海峡和印度半岛,开辟第二条保障国家及能源等安全通道。
 
     回溯历史,中华文化之魂之根在西域,即今天的新疆!盘古开天、共工触天、女娲补天、夸父追日、后羿射日、嫦娥奔月、伏羲画卦、西圣王母等神话都源自新疆。新疆弱,则中国走向衰落;新疆兴,则国家日渐强盛!一如左宗棠所言:“中国强盛之时,无不掩有西北。”新疆是中华崛起的必由之路。中国有了新疆底气,东部才能拼得起。
     实际上,中国是一个“东亚大半岛”。半岛生存,需要纵深。古人没有海洋视角,尚代代耕耘新疆,你争我夺国际贸易和政经的霸权。正如当代军事战略家刘亚洲之论,今天人们的地理视角已从海洋升腾到空间,地球已是一村。由此视野,新疆便是一个伟大的空间,是我们今后的战略取向。新疆只能是我们前进的腹地,而不再是边疆。我们要更加垂青新疆而不是漠视它。新疆是地缘战略的新疆!
     新疆,依不同海拔高度的地理分布,呈现出不同特色的多民族、多种文化共存相融的自然生态社会的构成方式。它不仅仅有着生态学、经济学、人类学、民族学、考古学、社会学、文化学的意义。新疆还是多元文化战略的新疆!
     新疆正是这样一个巨大的存在,就算穷尽所有经典,使用所有的语言,也解释不了它的万分之一。博大的山川原野,头顶的流云,地上的草木,地下的蕴藏,深远的历史,灵动的现实,众多的民族和宗教及语言……行走在这片大地上,最狂妄的人也要噤声而敬重她。
     新疆犹如一位美少女,穿云临风,俯瞰着……感动着……,披着蓝色的薄纱,沉睡中轻卷着躯体的窸窣,隐约着面颊的绯红。我们能走进这位美少女心中吗?
    当下的新疆,对外形象展示就是简单的大美和辽阔,或是反分裂、反恐的决心和行动!夜深人静,每当我细细沉思,这些年来,新疆人群狭隘的更加狭隘,保守的极端保守,“你们”和“我们”二元结构不是弱化了而是强化了。
     求解新疆问题,生态、地缘、民族、宗教、民生与能源等复杂交织,加之“三股势力”尤其是极端宗教势力的因素,更在后发赶超跨越式发展的过程中,由于现代化、商业化、市场化的急剧展开和社会结构的深刻转型,激活了许多原本被遮蔽的深层次问题。自1978年以来大量事实表明,民族认同与宗教认同的明显强化、显性或隐性的社会创伤、族际关系在特定区域或特定议题上的紧张及渐趋恶化。
     新疆是中国发展的空间和腹地。拥有新疆,是全体中国人的福份。善用新疆,用好新疆,也是国家的使命和任务。善用新疆的前提是善待新疆,而善待新疆的关键是找准新疆问题产生的根源并制定切合新疆实际的发展战略和治理模式。
     求解新疆问题,需要我们具有互联网思维和国际战略视野:新疆是一个包容、共识的平台;既要从全球化的视角探寻,又要从历史的角度审透,更要从现代化的趋势中梳理;从多元化中知悉,从以人为本中感悟!
     从历史审透新疆:依据《竹书纪年》、《山海经》论述,新疆在3500年前就为中华文化提供重要思想资源,中国两个重要的文化——玉文化和丝绸文化均与新疆有关;从地缘探寻新疆:中国发展与繁荣从来都是取决于西向战略的推进程度,新疆是其腹地和支撑点,汉唐盛世莫不若此,新疆强则中国盛;从经济认识新疆:新疆的能源等资源富裕度及其转化组合优势,决定新疆是中国未来经济高地及其发展极之一;从文化知悉新疆:新疆是世界四大文明惟一的交汇地,新疆将为中国提供如何认识民族和宗教关系的正能量,并能找到化解民族和宗教矛盾找到有效的思路、方法和系统策略。
    新疆进步的标志是: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平等相待,永远不说不可能;时时找问题,首先从自身内部发掘问题,然后再找外部因素,包括汉族在内的各民族都应该进行自我反省;克服并减少狭隘偏见和民族本位思想,凡事都应养成多从对方考虑的思维习惯;出现问题第一反应找方法,学会倾听和沟通,而不是找借口推卸责任或指责对方;打造和弘扬新疆人符合时代特点的自信和包容文化。
    求解新疆问题是一项系统工程,不可一蹴而就,也不能没有紧迫感!新疆问题解决的时间窗口已到后期,留给我们的时间和选择不多了。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战略大局,绝不仅是区域事项或简单的民族矛盾及宗教纷争,它必将影响国家分合、现代化进程和大国的战略走向,这不是危言耸听!新疆问题的求解需要顶层设计,更需要中央及新疆决策层的洞察力、胆识和决心!
     只有培育新疆主体活力和确立新疆共识,人心相通,人性互融,且民族间共享发展成果并形成利益共同体,由利益共同体升华为文化共同体和精神共同体,从而达成增强国家和文化认同的目的、成就新疆可持续发展,这才是新疆长治久安的根本保证。
    新疆,一个不缺乏关注,但缺少系统而多视角研究的区域。
    世界向东,中国向西。今天,我们需要怀揣梦想和创新再出发,就像两千多年前的张骞一样!
 
   唐立久 “新疆学”者。1962年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1989年获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先后在大学、政府和企业任职,现任新疆东西部经济研究院院长兼现代新疆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大学、新疆大学、新疆财经大学等客座研究员和教授。从1982年开始研究新疆经济。33年间三次遍访新疆全部92个县市区,从生态、经济、宗教、地理、文化和管理的视角求证解构新疆发展进程。著有《不发达经济实证研究》、《掀起你的盖头来:发现新疆》、《解构德隆:唐万新启示录》、《广信广汇:一个民企的成长历程》等9部作品,在国内外共发表论文100余篇。
 
 
 

 

当前第1/1页 [首页] [上一页] [1][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新疆问题求解:共识认同对谈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