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请您留言 - 设为首页 -
发现新疆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发现新疆 -> 新商前沿

新疆问题求解:共识认同对谈录

 

新疆问题求解:共识认同对谈录
                          唐立久 崔保新/文
 
     崔保新:记得上次我们以对话的方式探讨新疆问题,是2008年秋冬时节。其内容集中体现在《发现新疆:掀起你的盖头来》这部书第二部分中,约有近10万字。
     唐立久:对话的内容围绕着该书的主旨——发现新疆、认识新疆、建构新疆,新疆是各民族兄弟姐妹共同的家园,新疆人要互尊互爱。
     崔保新:这部书出版两个月后,即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乌鲁木齐75暴恐事件。在事件发生后第9天,我从广州回到乌鲁木齐。原本熙熙攘攘的机场,变得冷冷清清,到处可见荷枪实弹的武警,通往市区沿途有轻型轮式装甲车巡逻,满载士兵的敞篷军车不间断驶过。这是我打记事以来从未见过的情景,即使是文革闹武斗,也未有过。
     唐立久:75事件撕开了舆情中粉饰的民族间温情的面纱,将血淋淋的现实暴露在世人面前,几乎让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悲愤、沮丧、惊愕的氛围中。
     崔保新:当然,悲情之外,带给人们更多的思考:为什么会发生75事件75事件为何会发生在乌鲁木齐?75事件可能的后遗症是什么?
     唐立久:75事件的内外因是什么?谁起主导作用?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题,成为当时人们餐桌上议论的主要话题,各界人士唠唠叨叨,时而慷慨激昂,时而悲观低沉,不厌其烦地讲述分析,出谋划策,整整持续了一年之久。每晚聚会,与其说是饭局,还不如说是在召开民间新疆问题研讨会。
     崔保新:人们在寻找75事件答案时,突然发现我们撰写的《发现新疆》一书,与他们心中有某些契合之处,口口相传之下,顿时声誉鹊起。有人私下议论说,本书作者预测了新疆族群间将有恶性事件发生。
     唐立久:对于《发现新疆》这本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有人给自治区新闻出版局写信,直言《发现新疆》是一株大毒草。很快,这部书即做了下架处理,列为禁书。
     崔保新:物极必反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发现新疆》在图书市场上莫名其妙地消失,反而激起了一些人的阅读欲望,一时间,上门索书者络绎不绝。
     唐立久:感谢新疆出版家,经济、社会学者具有的慧眼,他们认为《发现新疆》不仅不是大毒草,而且是一本充满爱、有思想、有见地、视野开阔、文风犀利的好书。当这部书再次上架后,即成为畅销书,一连五次印刷,至今还在网上、书店、机场热销。就错综复杂的新疆问题,用现今眼光看,《发现新疆》只给了人们部分肤浅的答案,要剖析和求解新疆问题,需要沉淀、理性、比较,深层次、团队式和系统化的研究。
     崔保新:75事件捧红了一个女人,这个人就是热比娅。凡在乌鲁木齐出生的人大都知道,热比娅出生贫寒,借改革开放之机,从卖袜子等日用品起家,在二道桥地区的山西巷建起热比娅大厦,成为维吾尔族成功企业家的代表。
     唐立久:我与热比娅有过数次见面与交流,对她的经商才华印象较深。她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较早就发家致富,还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为什么走上分裂之路,在政治上完全站在国家对立面,确需我们深思。
     崔保新:其实,热比娅本来知名度有限,她既非经常媒体曝光的慈善家,又非维吾尔族崇拜的诗人,亦非受人追捧的政治家,然而,一旦将热比娅与75事件挂起钩来,而且媒体连篇累牍地说她是事件的幕后策划者,此人的知名度即超过官员、企业家、诗人、艺术家、作家这五种人了。此人果真有那么大能量吗?似有违常理。
     唐立久:这恰恰被境外分裂势力所利用,本来他们各怀异志,一盘散沙,现在有了一个公认的领袖。他们也在境外造势,给热比娅冠以维吾尔母亲的桂冠。我在想,既然他们包装一个维吾尔母亲,我们政府就必须塑造一位维吾尔父亲,并与之相抗衡!
     崔保新:说到维吾尔父亲,新疆历史上有一个,他就是赛福鼎艾则孜。我在创作《新疆1912》时,研究并写到他。赛福鼎相比热比娅,同为维吾尔人,但他们的经历、才华、品德、地位、认知度、影响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唐立久:试想,假如在75事件的舆论攻防战中,政府手中若有赛福鼎这张好牌,就可以赛福鼎之矛,攻热比娅及****分子之盾,其舆情效果会怎么样呢?
     崔保新:您的这种假设固然有创意,但并不会发生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现象,为什么?因为我们忘记了武器库中还有赛福鼎之矛,我们亦没有将其打造成利器。
     唐立久:赛福鼎在国内外尤其在新疆政界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在维吾尔族中有较高的威望。赛福鼎是2003年11月24日凌晨在北京逝世的,享年88岁。根据他的遗愿,忠魂回归故里,安葬于乌鲁木齐烈士陵园。安葬那天,天空飘起漫天大雪,自愿送灵者不绝于途,赛福鼎之矛的威力可想而知。由此,赛福鼎至少可称为近现代维吾尔族之父
     崔保新:为研究赛福鼎,我曾多次到国家图书馆,查阅和盘点赛福鼎文献资料,结果令人失望和震惊。进入国家图书馆网站,输入著者赛福鼎艾则孜,即显示出15本书的记录,其中,有10本为赛福鼎著述,内容包括诗歌、话剧、小说、传记、回忆录、艺术论和政治专论,另5本为维文的民族语言文献。而研究赛福鼎的专著,则凤毛麟角。
    唐立久:这就是说,赛福鼎研究几乎是空白。一个垂问不容回避地摆在学人面前:赛福鼎辞世迄今已11年了,而2015年是他100周年诞辰,我们新疆学人为什么没有拿出研究赛福鼎的学术成果?这意味着,我们至今手中没有赛福鼎之矛啊!
     崔保新:细细分析赛老已有的著作,至少可以看出以下特点:一、主要是赛老生前自撰的作品,少有他人写的;二、主要是文学、诗词方面的作品,少有政治、外交、史学、民族工作等方面的著述;三、部分少数民族文字作品,没有被翻译成汉语、英语,与更广泛的读者见面;四、作品出版年代前密后疏,几乎形成一个出版断层,老读者翘首盼望新著,而新生一代则不知赛老为何人;五、因图书馆流通需要,赛老早期著作大部分收藏于书库,书架上很难见到。以上五个特点聚焦在一个问题上,学界对赛福鼎的研究,已大大迟滞于现实需要。
     唐立久:一个人的历史价值寓于其一生经历之中。赛福鼎出生于1915年3月12日,经历了杨增新、金树仁、盛世才、吴忠信、张治中、陶峙岳各个执政时期,是新疆民国史中重大事件的亲历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赛福鼎作为新疆党政军的主要领导人,他与党和国家四代领导人有着特殊的关系,尤其他在新疆主政的经历和跌宕起伏的人生,足以让史学家着迷。前不久,我偶看举世瞩目的共和国开国大典的影像,赛福鼎紧靠在毛泽东主席身后。
     崔保新:为什么要研究赛福鼎呢?因为赛福鼎与新中国建立与新疆建设发展的关系太密切了。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时,他即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1968年后,他担任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代理第一书记、自治区革命委员会代理主任、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自治区革命委员会主任、新疆军区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政委。中央对赛福鼎的信任及其在党政军中的地位,都是前所未有的。
     唐立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新疆有赛福鼎,内蒙有乌兰夫,他们都是开国元勋,民族地区卓越的领导人。2013年1月,乌兰夫研究著作(一套4本)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其中有:《乌兰夫文选》(江泽民题写书名);《乌兰夫年谱》(薄一波题写书名,习仲勋题词);《乌兰夫传》(上下);《乌兰夫论民族工作文集》。真是百万字巨著,洋洋大观呀!若与赛福鼎研究做一比照,结果真是令人难堪。
     崔保新: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很重视乌兰夫政治文化工程,抓得很早,起步于1988年,历时25年,经过几代人工作,终于修成正果。乌兰夫同志研究著作的出版过程,为赛福鼎思想研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
     唐立久:我们在《发现新疆》一书中,没有提到赛福鼎,不是因为他不重要,而是缺少资料。坦言之,没有75事件及后续暴恐事件的频繁发生,我们就不能深刻客观地认识赛福鼎的价值。
     崔保新:研究赛福鼎,不仅可为今天治疆提供史鉴,增强治疆工作的自觉性,而且有利于化解历史矛盾,促进民族交融和团结,做好对祖国的认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对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四个认同这篇大文章。
     唐立久:即将出版的《共识认同:新疆问题求解之道》一书,实际上就是围绕四个认同下重点讨论新疆共识和文化认同,分而成篇,合而成章,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我们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我们不能离开历史,而空洞地谈新疆共识和国家及文化认同。
     崔保新:社会历史是人的历史,不是物的历史,具体到人,就显得具体、生动、丰富,将四个认同融入具体人物之中,传播才有效、长久,才能在社会各阶层形成广泛共识。譬如,中华民族的代表性人物老子、孔子、岳飞、文天祥、孙中山等等,每个人身上都凝聚着民族的共识。我们对赛福鼎研究,也要从四个认同入手。通过学术研究成果,展现赛福鼎身上爱国家、爱民族、爱党、爱知识的精神,他完全有可能成为像岳飞、文天祥等国人耳熟能详的历史标杆。
     唐立久: 1949年9月,赛福鼎同志作为新疆特邀代表团团长,出席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并作了大会发言,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并在中央人民政府举行的第一次全体委员会会议上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法律委员会委员、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新疆和平解放,实现了万方乐奏有于阗。
     崔保新:赛福鼎在开国大典期间,不仅留下来影像,而且亦表明了态度。10月4日,在中央人民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上,他郑重地指出:新疆过去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今天仍然是,将来也永远不会改变。这是赛福鼎一生不变的原则立场。
     唐立久:查阅党中央对赛福鼎的定论,称赞他是反分裂势力的柱石:赛福鼎同志始终高举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的旗帜,为国家的稳定和统一,为民族事业的进步与发展,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他直接参与了中国民族工作大政方针的研究和制定。他坚决反对地方民族主义和大民族主义,坚决反对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及其各种破坏活动,与民族分裂势力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他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积极贯彻党的宗教政策,坚决抵制利用宗教反对政府、从事分裂破坏活动的图谋。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央政治局曾高度评价道:赛福鼎同志在反对民族分裂主义的问题上,旗帜鲜明,态度坚决,体现了一名老共产党员坚定的政治立场。赛福鼎在广大穆斯林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是维吾尔族人民的骄傲,深受全国各族人民的尊敬和爱戴。
     崔保新:铸造赛福鼎之矛,以此来攻热比娅之流分裂国家、破坏民族团结之盾,护佑新疆,长治久安,是学人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唐立久:为何我们花这么多篇幅讨论赛福鼎话题?是因为赛福鼎治疆理念非常重要!归结起来,赛福鼎之矛的核心是他旗帜鲜明的反对地方民族主义、狭隘民族主义和大汉族主义,以此找到新疆人的共识和各民族共同利益的国家及中华文化认同。这既是赛福鼎思想的精髓,亦是求解新疆问题的密码。
     崔保新:何谓共识?就是一个社会不同民族、阶层和不同利益的人所寻求的共同认识、理想和价值观。新疆共识是超越民族的新疆人共同追求的愿景和价值观。
     唐立久:我认为,新疆共识的内容是:新疆是祖国领土的组成部分,各民族只有一个国家,新疆是各民族人民共同的家园;以法治疆,建设法治新疆,各民族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各民族必须公平、互尊、互助、互信,不得有任何不公和歧视;既要发掘新疆人主动性和能动性,也要必须得到中央鼎力支持;资源必须有序开发,不能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发展成果必须由各民族共享;尊重和保护各民族的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及习惯。
     崔保新:在新疆,国家认同和新疆共识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共同构成民族区域自治法实施的基础。如何建构新疆共识和国家认同?从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五族共和始,各民族间的平等、互尊、互助、信任,即是百年来各届政府始终不渝的目标。
     唐立久:毛泽东时代,特别强调各民族平等、尊重和信任,主体民族对少数民族的无私援助,坚持新疆各民族收入水平高于内地,将民族团结放在优先位置;邓小平则从各民族不断的自我反思反省入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以问题为导向,发展才是硬道理;习近平强调,依法治国,依法治疆,推动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崔保新:显然,研究赛福鼎治疆理念的演变,整合和集成古代和近代边疆政策,尤其是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等的新疆之治思想,寻其规律,对建构新疆共识和国家认同,求解新疆问题意义重大。
     唐立久: 2014年年初,当自治区党委做出20万干部下基层的决定后,公务员和家属们私下怨气不小,主要是担心个人安全问题。经过10个月当村民,许多干部态度发生了大转变,他们感到来晚了。
     崔保新:何出此言?因为在南疆四地州,自改革开放以来,宗教极端势力与政府争夺下一代的竞争一直在暗暗进行。这些下基层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的干部发现,许多80后、90后的青年人,因没有接受现代教育,成为真正的三盲(指文盲法盲教盲),而他们最易受极端宗教势力洗脑,且被N次洗脑,成为挑战现代社会秩序与法律的主要破坏力量,如今要在短期内改变他们的思想和三盲状况,确有困难。
     唐立久:改变他们的思想和三盲,其目的不是什么民族同化,而是让他们建立国家观念、法治观念,让他们成为中华民族现代社会的一员。这是一项文化教育工程,建议成为访惠聚工作的重点,起好步,开好头。
     崔保新:2011年我们一道赴土耳其、迪拜考察,一路不断交流心得。我还去了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文化是历史留给新疆的遗产,亦是东西方文化交融的果实。但是,作为伊斯兰发源地之一,土耳其的伊斯兰教已经或正在经历世俗化的过程。而新疆作为传入地,却有一股逆流,要将新疆从世俗化的宗教,拉回原教旨主义和极端主义的险路。新疆发生的暴恐事件,大都与这股逆流挑战现代法治社会有关。
     唐立久:在此期间,我先后到了美国、巴西、伊朗、俄罗斯等国,或远或近地比照新疆。从国际经验看,如何 去极端化,有效的办法就是宗教世俗化和国家法制化,这才可增强新疆共识和国家认同。无论是依法治国,还是依法治疆,都意味着社会将由人治社会、人情社会向法治社会、公民社会转型。近现代以来,无论是孙中山、蒋介石,还是中国共产党创建的新中国,都在试图将中国引上依法治国、公民社会的轨道。
     崔保新:即将出版的《共识认同:新疆问题求解之道》一书以空前复杂的新疆问题为背景,以依法治疆为理念,以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为主线,以新疆共识和国家及文化认同为核心,从战略视野审视了新疆问题生成的缘由,系统论述了新疆问题破解经纬哲思、新疆问题求解之道及新疆问题治理策略,以翔实的史料、细腻的笔触、独特的视角,奉献给广大读者一本思考新疆问题的著作。
     唐立久:《共识认同》一书,是我5年多来在《发现新疆》基础上,对治疆之策的系统思考。我和保新的对话,既可以视作该书阅读的索引,亦可以看作该书内容的扩展,更是深化该书主题的思想碰撞。
 
自 序:求解新疆问题路在何方
导 言:新疆共识与国家认同对谈录
第一章 新疆问题生成缘由剖析                                                        
        问题生成    发展困局   成因剖解    新疆何谓 
第二章 新疆问题破解经纬哲思                                                        
   战略定力   新疆共识    利益协同    文化认同
第三章 新疆问题求解之道重构
   依法治疆   创新疆学    主体活力    交心为上   
第四章 新疆问题治理系统策略
   总体思路   新丝路带    南疆之治    海水西调
附 录
 附录一 新疆全景透视
 附录二 习近平治疆策
附录三 国际城市创建
 附录四 八钢模式解构
后 记
 
 
 
    唐立久 管理咨询专家。1962年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1989年获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先后在大学、政府机关和企业任职,现任新疆东西部经济研究院院长。从1982年开始研究新疆经济。33年间三次遍访新疆全部87个县市,从生态、经济、宗教、地理、文化和管理的视角求证解构新疆发展进程。著有《掀起你的盖头来:发现新疆》(合著)、《解构德隆:唐万新启示录》(合著)、《不发达经济实证研究》等9部书籍,在国内外共发表论文100余篇。
     崔保新 西域文化专家。1957年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当过教师、记者和商人,现定居广州。2006年至今天,任新疆东西部经济研究院高级顾问,中西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新疆农业大学和新疆财经大学客座教授。主要著作:《藏区三记》、《发现新疆》(合著)、《沉默的胡杨:邓缵先戍边纪事(1915-1933)》、《新疆:1912》等。
 
当前第1/1页 [首页] [上一页] [1][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新疆非公经济“十二五”瞻望 下一篇:求解新疆问题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