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请您留言 - 设为首页 -
新商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商资讯 -> 新商资讯

海水淡化西输研究报告

海水淡化西输研究报告 唐立久 崔保新 水是维持生态系统健康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基础资源。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快速发展,日益严重的缺水问题成为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缺水已成为一种全球现象,研究表明, 2030年全世界将面临40%的水资源短缺。 淡水资源在空间和时间上的分布都是不均衡的,并受一些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的显著影响,前者包括降雨量、季节性变化、年际变化和极端气象事件等,后者包括工农业和城市发展导致的水污染等。联合国相关研究表明,到2050年,全球水资源需求量将增加55%。水资源需求的不断增加将导致水资源供给在时间、地点和质量方面的问题凸显,对水资源高效利用、水资源调蓄、水资源跨区域配置和污染处理等提出了巨大需求。因此,一方面应更加坚定地坚持“节水优先”基本方针,另一方面,也必须寻求借助大规模水利工程的解决之道。 大规模跨流域调水已经并将继续成为一种全球现象,大部分国家都有已经修建或计划修建的大型调水项目。就我国而言,早在1952年,毛主席就提出了“南水北调”的宏伟构想。今天,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一期工程已相继通水,大大缓解了我国东部黄淮海平原干旱缺水的问题。 以“胡焕庸线”为界,西北半壁长期以来发展困难的关键就是缺水。西北地区土地广阔、自然资源丰富,是我国未来进一步拓展生存发展空间、保障中华民族长远发展、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西南水多地少,西北地多水少,“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通过大型跨流域调水工程,调整水土资源的匹配性,是发展西部、促进东西部均衡发展的科学选择。无论从应对未来全球性“水、粮食、能源”挑战还是从促进我国东西部均衡发展、拓展我国发展空间、保障全国生态安全、抵御极端干旱等自然灾害的角度来看,积极推进西部调水都是事关中华民族福祉的重大举措。 新疆问题错综复杂,涉及的层面和因素众多。求解新疆问题,既需要从南疆问题切入,政治、经济、民族、宗教、民生、就业等多管齐下,也需要解决新疆发展最大的瓶颈——水资源短缺及水资源不平衡的问题。新疆问题最终破解还是在培育一大批现代产业队伍筑构的产业体系和民族交融上,因此水资源的平衡及丰富至关重要。 2010年11月5日,由新疆东西部经济研究院等主办,在新疆乌鲁木齐市举行的“海水淡化西输,引渤济新”研讨会,在媒体上掀起轩然大波,在报纸和网络上持续引发“海水淡化西输”可行性大讨论。 凡到过新疆的人,最能体会到新疆复杂多变的地貌和气候,无不得出同一个结论:有水,新疆就是人间天堂;无水,新疆就是戈壁沙漠。对于沙漠和戈壁来说,有水资源,只是假设。如果这个假设有一天成立,那么新疆真会成为天堂了。将新疆变天堂是一代代人的梦想,但缺水的现实将使这个梦想击破。 新疆国土面积占全国1/6,石油、天然气、煤炭资源占比全国总量的30%、34%和40%以上,多种矿产储量名列前茅。新疆土地广阔,光热资源好,人口2200万,人少地多。西藏有水缺热,青海缺热缺水,新疆有热缺水。水可调,光热资源不可调,低海拔的吐哈盆地、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最有可能通过调水实现新疆经济的发展和民生改善。 著名水利专家林一山指出:“现在对于西部大开发,有一些人死抱着单打一的技术观点,没有一种综合的水利规划概念。对于向西部引水和促进民族团结、巩固西部边防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他们根本不考虑,不懂得西部及新疆发展的涵义是什么?实际上,还有很重要的社会、政治问题,我们的国家能不要西部么?如果要西部,就要实现民族团结;如果要民族团结,就要实行民族杂居。实行民族杂居,水资源非常重要,只有这样,才能使我国的领土、主权保持完整。” 水,是生命之源。新疆绿洲面积仅占全疆国土面积的4%,这对新疆而言意义更为深刻。北多南少、西多东少,一年内“春旱、夏洪、秋缺、冬枯”。水,成为制约新疆发展的“瓶颈”。 新疆水资源总量为832亿立方米,平均产水系数为0.327,平均产水模数为5.062万立方米/平方公里,是全国产水能力最低的区域之一。水资源总量的地区分布极不均衡,主要产水区集中在伊犁、阿勒泰、巴州、和田、阿克苏等五地州。 全疆水资源总量为956.07亿立方米,地表水资源量为905.58亿立方米,地下水资源量为561.27亿立方米,地表水与地下水资源重复量510.89亿立方米。截止2012年,全疆全年用水总量达588.05亿立方米,在维持生态平衡的前提下,未来新疆用水总量只有368.02亿立方米的增量空间。 新疆水资源区域分布极为不均。阿勒泰、伊犁、塔城、巴州、阿克苏、克州、喀什、和田等八个地州地表总径流量占全疆15个地州地表总径流量的91.1%。乌鲁木齐市、克拉玛依市、石河子市、昌吉州、吐鲁番地区、哈密地区、博州7个地级行政区地表总径流量为80.52亿立方米,仅为全疆地表总径流量的8.9%。而全疆各地蒸发强度与降水量分布规律正好相反,塔里木盆地、吐鲁番盆地、哈密盆地边缘属极端干旱区。 新疆水资源分布与区域经济发展格局不协调。乌鲁木齐—奎屯—克拉玛依天山北坡综合经济带,集中了全疆42%的经济和科技力量,是我国西部最具发展潜力的区域之一。然而这一地区水资源仅占全疆的7.4%。水资源严重短缺,制约了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新疆水资源短缺已是既成事实。资源性缺水、工程性缺水、管理性缺水和污染性缺水四大缺水现象同时存在,只是在不同区域表现的形式和程度不同而已。根据现有及未来科学技术发展,四大缺水现象中的“工程性缺水、管理性缺水和污染性缺水”都可在不同程度上给予解决,但新疆资源性缺水是事实,水资源区域分布难以改变。尤其是近些年来生态“欠水帐”比较严重,生态脆弱性进一步凸显。因此,增加水资源量是解决新疆水资源困境的核心途径。 新疆发展的基点就是水资源合理利用和寻求新的水源。只有找到了大量的、稳定的水源,并达成生态平衡,新疆方能在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前行。新疆未来的难题在于水资源,希望也在于水资源。大规模跨流域调水成为新疆寻求新水源必然选择。 如何解决新疆水资源短缺问题?当今中国学术界对跨流域调水有以下方案设想。 ——疆内调水方案。新疆境内调水重点水利工程布局,主要围绕“三河一带”的水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开展。新疆北部两河河流开发利用程度不足20%,而广大内陆河流地区因水资源紧缺,过量开采地下水和过量引用地表水,致使周边地区和下游的生态环境急剧恶化。因此,加大两河的水资源开发利用力度是有效增加地表水利用量的根本途径。 ——林一山“大西线调水”方案。此方案由原长江水利资源委员会委员林一山提出,本方案不是向黄河中下游供水,而是向大西北供水。利用西南地区西高东低的地形,从怒江上游海拔3940米处开始筑坝截流,穿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等水系,沿巴彦喀拉山南侧由西向东引水,最后进入黄河上游大柳树湾水库,然后分三路供水给西北各地区,并进入新疆。年调水量可达800亿立方米,坝高200-300米,引水穿过27千米巴彦喀拉山隧洞。 ——郭开提出的“朔天大运河大西线调水工程”方案。上世纪80年代郭开提出“朔天大运河”,90年代发展为“大西线”。他提出从西藏雅鲁藏布江朔马滩(经实地调查核实无此地名)开始,穿过崇山峻岭依次将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上游的水引入黄河,然后经岱海调蓄入永定河到北京、天津,再联通青海湖沿黄河至内蒙古、新疆。2001年中国工程院对大西线调水专题组提出了“对朔天大运河大西线调水工程”的初步分析,主要结论为:基本资料失实,可调水量远没有2006亿立方米,投资、工期是其个人主观臆断。 ——杨力行等的“南水西调”方案。“南水西调”战略由杨力行等于1995年提出,其一期工程为引通天河水50亿立方米入塔里木盆地,二期工程为引雅鲁藏布江水150亿立方米入塔里木盆地。近年来,侍克斌、杨力行等又在以前的研究基础上,做了进一步的深入分析,提出在青海省曲麻莱附近修建一座坝高60米的调蓄水库,打一条120千米的隧洞自流引水到格尔木河谷,经1000米的落差发电后,再沿柴达木盆地边缘修建长800千米的明渠引水入新疆,再经多级发电后分别输水到塔里木盆地东南部和吐哈盆地的“南水北调”方案。 ——胡长顺的“南水西调”方案。2005年,国务院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综合规划处胡长顺提出“南水西调”战略,即从南边的通天河扬水300米,经隧洞降水引入黄河上游的扎陵湖、鄂陵湖,经两湖调解后,穿过巴彦喀拉山和祁连山,越过乌鞘岭分水岭,达到河西走廊。并说“从长远来看,还可以考虑将来向新疆输水”。(此处的“南水西调”的“西”指河西走廊。) ——袁嘉祖的“大西线调水”方案。此方案由北京林业大学袁嘉祖提出。基本路线是: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中游海拔3588米的桑日县溯马滩加查峡谷——怒江的夏里——澜沧江的昌都——金沙江的白玉——雅砻江的甘孜——大渡河的阿坝——过分水岭沿海拔3440米的贾曲入黄河。引水线全长1671千米,可调水1600亿立方米,可分四线供应缺水地区,其中500亿立方米顺黄河而下,600亿立方米进入洮河(含有200亿立方米引入漕河,剩余400亿立方米引入大柳树水库,沿河西走廊向西北进入准噶尔盆地),剩余500亿立方米从黄河河源处经拉加峡谷、柴达木盆地、阿尔金山北坡最终储于罗布泊。 ——中科院陈传友的“藏水北调”(红旗河)方案。此方案由中国科学院自然资源考察委员会研究员陈传友提出。所谓的“藏水北调方案”是把青藏高原的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的少部分水量,通过先提后引的方式,调入黄河上游的扎陵湖、鄂陵湖调蓄后,分别送到西北方干旱和半干旱地区(包括新疆),彻底解决黄河断流问题。 ——张世禧的“青藏高原大隧道”方案。张世禧提出的青藏高原大隧道方案,即从谢通门(日喀则附近)筑坝360米高,通过780千米隧道调水300亿立方米。但本方案基本资料方面严重失实,谢通门位于珠穆朗玛峰北侧的焚风干旱河谷,年径流远远小于300亿立方米,实际不到100亿立方米,是青藏高原著名的荒漠和沙漠河谷,本地水资源短缺,调水将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隧道长度近1000千米,而不是780千米。 但青藏高原大隧道方案技术思路是可取的,只是调水地点选择不对。深地空间大隧道输水工程,具有兼作深地地质勘探的极高价值,可以为绘制详细的地质剖面提供最详细的岩心样本。青藏高原地壳厚度是地球平均地壳厚度的2-3倍(70-80千米),集中了地壳最复杂的多次板块运动,矿石资源应当是平原地区的2-3倍以上。目前世界矿产资源开采仅仅是在地表以下500米范围,500-1000、1000-1500米及更深范围尚未勘探,潜力巨大。例如青藏高原羌塘盆地,18万平方米就有数千米厚的侏罗系沉积,属于特提斯构造中段,与西段中东波斯湾石油区毗邻,有着极大的含油气远景,是中国重要的油气资源接替区。随着科技飞速发展和“三深空间(深空、深海、深地)”的开拓将会日益变成现实,甚至可以实现青藏高原矿产资源勘探、开采、运输完全地下化。 ——陈建生的“地下海”方案。河海大学陈建生教授在研究巴丹吉林沙漠湖泊时,意外的发现巴丹吉林沙漠湖泊水是来自祁连山冰川积雪的补给,进而研究发现在祁连山—巴丹吉林沙漠—额济纳盆地之间存在一条“地下河”。最终,陈教授认为在塔里木盆地、吐哈盆地至贝加尔湖底下应该存在巨大的“地下海”,地下淡水存量规模巨大。只需通过深地技术就可以将“地下海”的水抽出利用。澳大利亚内陆西澳洲干旱地区的“地下海”也印证了该观点的可取之处。澳大利亚内陆西澳洲干旱地区的地下海位于西澳洲的奥非色盆地,长700公里,宽200公里,储水量相当于4200个悉尼港湾的水量,可供西澳洲首府帕斯4000年的用水。 ——“海水淡化西输,引渤济新”方案。此方案最初以西安交通大学霍有光教授1997年提出的“海水淡化西输改造北方沙漠带的设想”为基础,经北京地质大学陈昌礼教授的发展,后由新疆东西部经济研究院唐立久、崔保新演化、推动而来。详细内容后续。 ——其他调水方案。中国海洋研究所朱效斌提出“先上游贯通三江,然后从金沙江引水入黄河”的调水方案;电力部贵阳勘探设计院提出的“大西线调水”方案;浙江余姚委市政府农村工作办陈清波提出“从长江下游向南疆调水1000亿立方米/年”方案,即在长江铜陵段从江道向桐城西北的大别山东北端开挖叉港,然后电力提扬150米高程;沿大别山北麓的六安、信阳、驻马店、郑州至北京西山脚下(丘陵、岗地与黄淮海平原接合部海拔150~40米区域)开挖一条自流式大运河,让“江”水从大别山东北端自流至北京昌平区的西山脚下;再用电力将水从西山脚下提扬到内蒙古集宁附近的黄旗海(海拔1276米),然后从黄旗海开挖自流河渠或安装大口径管道结合局部地段电力提扬,将水输送到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为主的南疆地区。 从以上数十种区外调水方案来看,大致可以粗分为青藏高原调水方案、深地探测方案、海水淡化西输方案等三大类型。围绕青藏高原调水方案就有7种之多,其中像郭开“大西线”方案所提到的调2006亿立方米水,现在基本被认定不存在如此大量的水可调,基本被否定以外,其他方案或多或少对今后调水有些帮助,尤其是林一山“大西线调水”方案和杨力行等提出的“南水西调”方案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 张世禧“青藏高原大隧道”方案和陈建生“地下海”理论对今后科技发展前景需充满期待。如果真的发现“地下海”的存在,地下海的水可否利用还值得探讨。由于深层地下水更新周期长达1400年,如果现在开采对今后有什么影响,需要漫长的时间等待给予检验。 我们在研究新疆发展议题时,有三个问题没有最终解决方案:一是水资源平衡;二是生态环境;三是社会和谐。在这三个问题中,如果水资源平衡可以解决,其他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而海水淡化西输方案让我们看到了求解这三个问题的希望所在。采用新疆区域性调水,也许只能解决新疆发展20年的需要。大西线调水方案如果能够实施,也许可以解决新疆发展50年的需求。这两个方案最大的缺陷就是在总量不变的前提下分配现有水资源,不能兼顾治沙和通过改变小气候增加降雨,不能为新疆的可持续提供源源不断的水源。 “海水淡化西输”方案打破了常规,乍一听,似乎是天方夜谭,细细琢磨觉得道理无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海水淡化西输是人类社会的一项创举,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 霍有光教授考虑到大西线调水方案的致命弱点:水量有限,地质复杂,施工难度大等。按他的设想,西调渤海之水不会改变我国陆地上任何一个地区原有水资源的数量及配给,调水不会顾此失彼。海水淡化西输方案,是与治理沙漠结合在一起的,这特别切合新疆的实际。新疆以人造海为依托,四周广植碱生、沙生植物,改良草场。依靠生物工程,选育抗重碱、抗重盐、耐海水的优良品种,用植被覆盖裸露的沙漠,发展农业和畜牧业。人造海扩大了北方沙区湿地面积,海水大量蒸发,形成当地降水,有利于飞播种草,大区域育草固沙,使流动沙丘逐渐变为半固定、固定沙丘,最终使沙漠变成绿洲。 中国地质大学的陈昌礼教授是海水淡化西输设想的支持和发展者。他指出,只有海水淡化西输才能实现大流量和持久性调水,调水1000~2000亿立方米/年,历经100年,在西北形成大约10万平方公里人工湿地。到那时西北人工湿地已经大体上恢复到汉、唐时代的自然湿地水平。新疆具备增雨的两个条件,即西风带、高山冷凝系统,唯独缺少水气源。这个必备条件可以提高有目地的海水淡化西输来实现。也就是我们可以用100年的调水工程,补偿两千年的水气东逸损失,即补偿了两千年的自然干旱化进程;从而可使西北和华北北部总体干旱化过程得以缓解和局部逆转。 新疆未来的水平衡可能通过“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方案最为可靠,因为海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保障新疆可持续发展的水平衡需要,因此,我们更倾向“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方案。 海水淡化西输”这样规模宏大的千年工程,必须紧紧依靠中央政府及全国人民的力量才能建成,也必须真真切切、长长久久地服务于人民才能真正获得生命力,成为造福中华民族的伟大工程。 “海水淡化西输”基本方案内容:海水输入线路的起点是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台子里渤海湾、天津新区、河北曹妃甸,在此利用太阳能发电、风电及电厂余热将海水淡化,将 150 亿立方米/年的淡化海水,通过新型绿色管道、沿G7 京新高速路网输往内蒙古东中西部、甘肃西部、新疆东部和南部,沿线利用风电和光热电能给管输增压,实现绿色能源置换淡化水资源的战略目标。经过辽宁、内蒙古、甘肃,然后分成北线和南线分别到新疆吐鲁番-哈密盆地和塔里木盆地。北线地跨辽宁、内蒙古、甘肃、新疆四省区,线路从渤海湾起,沿途经过辽宁省的葫芦岛市、朝阳市、赤峰市;内蒙古的锡林郭勒盟、乌兰察布盟、巴彦淖尔盟、阿拉善盟;甘肃省的酒泉地区;新疆的吐鲁番和哈密地区,最终到达吐哈盆地。线路经过浑善达克沙地、乌兰布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中央戈壁沙漠。线路全长约2800公里,最高点海拔1635米。 “海水淡化西输”第一期工程。为推进海水淡化西输工程战略研究进程,深化研究工作,在中国工程院学部咨询研究项目“我国利用海洋能实现海水淡化的可行性研究”和“大规模海水淡化与西输工程战略研究”的基础上,针对内蒙古水资源短缺是制约其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改善的主要因素,水资源开发潜力有限等问题,开展内蒙古水资源及水需求形势与带动新空间经济带发展战略研究;沿渤海黄海绿色能源与海水淡化基地建设选择、高效海水淡化技术与产能优化,能源和海水淡化全产业链与生态环境影响评估研究;输水集储、管输、深埋隧洞、提水增压系统等智能工程方案研究;输水工程经济评价及新空间经济发展模式研究等。提出以海水淡化西输工程为依托,利用其带来的增量水,实施新空间发展战略,释放沿线经济发展潜力,带动新空间经济带发展的建议。 “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方案将破解水资源对西部及新疆经济社会发展长期存在的制约瓶颈,阐明海水淡化西输对于国家实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和西部及实现新疆长治久安,对于新疆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关于海水淡化,在全球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技术方法业已成熟。最初的海水淡化方法有两种:一个是蒸馏法,将水蒸发而盐留下,再将水蒸气冷凝为液态淡水;另一个海水淡化的方法是冷冻法,冷冻海水,使之结冰,在液态淡水变成固态的冰的同时,盐被分离了出去。这两种方法都有难以克服的弊病:蒸馏法会消耗大量的能源,并在仪器里产生大量的锅垢,相反得到的淡水却并不多;冷冻法同样要消耗许多能源,得到的淡水却味道不佳,难以使用。 随着科技进步,海水淡化技术也得到迅猛发展。全球海水淡化方法基本上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从海水中取淡水,有蒸馏法、反渗透法、水合物法、溶剂萃取法和冰冻法等;第二类是除去海水中的盐分,有电渗析法、离子交换法和压渗法等。 海水淡化的成本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也是制约海水淡化大规模应用的瓶颈。目前海水淡化以第一类方法为主,其中反渗透法以其设备简单、易于维护和设备模块化的优点迅速占领市场,逐步取代蒸馏法成为应用最广泛的方法。 1953年,一种新的海水淡化方式——反渗透法问世了,这种超过滤法是利用半透膜来达到将淡水与盐分离的目的。在通常情况下,半透膜仅允许溶液中的溶剂通过,而不允许溶质透过。由于海水含盐高,如果用半透膜将海水与淡水隔开,淡水会通过半透膜扩散到海水的一侧,从而使海水一侧的液面升高,直到一定的高度产生压力,使淡水不再扩散过来,这个过程是渗透。反渗透法则反其道而行之,对半透膜中的海水施以压力,使海水中的淡水渗透到半透膜外,而盐却被膜阻挡在海水中,得到淡水。 反渗透法最大的优点就是节能,生产同等质量的淡水,能源消耗仅为蒸馏法的1/40。自1974年以来,发达国家不约而同地将海水淡化的研究方向转向反渗透法。反渗透海水淡化具有节省投资、能耗低等优点,预计反渗透技术将是21世纪海水淡化的主要方法。 当本书撰写到此时,一个好消息传来:沙特政府2019年10月26日公布了一项金额达5000亿美元的造城计划,是“沙特阿拉伯2030年愿景”规划的一部分,计划斥资5000亿美元,在红海滨打造一座名叫“NEOM”的未来之城。新城面积达2.65万平方公里(北京面积为1.68万平方公里),将全部采用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这必将为包括光热发电在内的新能源产业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 据悉,NEOM已经与英国的Solar Water Plc签署了一项协议,在沙特阿拉伯西北部的NEOM建造首批“太阳能穹顶”海水淡化厂。这个试点项目旨在彻底改变海水淡化过程,帮助解决世界上最紧迫的问题之一 ——淡水的获取。按照协议,首个“太阳能穹顶”工程将于2020年2月开工,预计2020年底完工。利用“太阳能穹顶”技术,生产淡水的成本约为每立方米0.34美元(约合2.37元RMB/m³),远远低于海水淡化厂采用反渗透方法的生产成本。该技术还将产生浓度更高的盐水,大幅降低对环境的影响,浓盐水是淡水提取过程中潜在的有害副产品。沙特阿拉伯环境、水资源和农业部长Abdulrahman Al-Fadlidi阁下在评价项目时表示:“NEOM采用的这个试点项目有力支持了沙特2030年国家水战略中列出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完全符合联合国提出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NEOM首席执行官Nadhmi Al-Nasr补充说:“轻松获得大量的海水和完全可再生的能源资源,这意味着NEOM完全可以利用太阳能海水淡化方法来生产低成本、可持续的淡水。这类技术有力地彰显了我们致力于支持创新、倡导环境保护和提供高度宜居性的承诺。通过与环境、水资源和农业部合作,我们可以将这项技术推广到NEOM以外地区。”Solar Water在英国克兰菲尔德大学(Cranfield University)开发的突破性方法首次大规模使用聚光太阳能(CSP)技术进行海水淡化。在这个过程中,海水被注入一个由玻璃和钢铁制成的水力“太阳能穹顶”,然后被加热、蒸发,最终沉淀为淡水。由于白天全天产生的太阳能已经被存储,“太阳能穹顶”海水淡化过程也可以在晚上进行,这一过程将减少淡水提取过程中产生的盐水总量。通常情况下,盐水中的高浓度盐使处理更加困难、成本更高。由于没有盐水被排入大海,太阳能穹顶过程有助于防止对海洋生物造成任何伤害。 由于全球每天有超过10亿人无法获得洁净水,NEOM的太阳能淡化项目将成为其它缺水国家的一个试验性案例,这些国家正努力开发环保、可持续的淡水资源。NEOM水务主管Gavin van Tonder表示:“我们十分看好将前沿水技术和新鲜创意引入NEOM的前景。利用太阳能穹顶海水淡化技术,我们可以建立一个高效、有效的水务设施,既能满足未来需求,又环保。”Solar Water Plc首席执行官David Reavley评论道:“目前,全球数千个海水淡化厂严重依赖燃烧化石燃料来提取淡水,在这个过程中过量的盐水污染了我们的海洋。我们突破性的海水淡化技术是100%碳中和,完全可持续。在NEOM,我们找到了一位希望未来人类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合作伙伴。”NEOM是沙特“后石油时代”经济来源多元化计划的主要项目,位于沙特阿拉伯西北部,占地26500平方公里。它为投资者提供了进军经济和房地产开发行业的难得机遇。 如果在中国推行上述技术,将极大降低海水淡化和保护生态! 水平衡是事关新疆未来政治、经济、社会、生态、民族团结的重大战略问题。对此,提出如下政策建议: ——建议自治区政府尽快成立“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专门机构,及时向国务院和相关部委汇报“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重大项目,积极推动国家早日实施。 ——建议在北京及乌鲁木齐召开数次“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研讨会,运用新闻媒体展开舆论攻势,引起中央及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建议此专门机构组织相关专家展开大规模实地调研,进行可行性论证,尽早得出此项目对于新疆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结论。在可行性研究基础上,新疆要像内蒙古自治区一样积极向中央提出项目建议书,争取将“海水淡化西输”方案作为新疆西气东输,疆煤东运的补偿项目,由中央及相关部委和地方投资。 ——建议在进行“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方案可行性研究的同时,也要做“海水淡化西输”方案的不可行性研究和风险控制。 “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方案实施后,将加快吐哈盆地、准噶尔盆地的油气和煤炭开发及现代农业、文化旅游等产业的大发展。这些产业可为新疆吸引大批高科技人才,使新疆在高新技术产业方面居于国内外领先地位。对于这些产业的发展战略、园区规划、招商合作、技术研究、技术引进等都要早做安排。 这是一项事关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的国家战略。这个宏大项目一旦实施,将成为史上按市场化运作的造福中国的最大的援疆工程,将为当地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创造条件。 “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将打破制约西部发展的水资源瓶颈,极大释放“胡焕庸线”以西国土资源的潜力,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引擎。随着大规模绿洲的兴起、耕地的开发、工业的发展、内陆航运大通道的建设,在现代科技和节水观念的引领下,矿产、钢铁、能源、电力、煤化工、建材、旅游等现有产业基础的作用将充分发挥,促进农业现代化和工业快速发展,创造全新的经济增长点。武威、金昌、张掖、酒泉、嘉峪关、玉门、敦煌、哈密、吐鲁番、和田、喀什等沿线城市人口将大规模增加,崛起若干新的中心城市,进而推动西部地区跨越式发展。 “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方案一旦实施,新疆未来水资源就能够实现动态平衡,能源和矿产开发就不会再与农牧业争夺有限的水源,会成倍增加新疆的可耕地面积,新疆成为全国主要棉产区后,还将成为全国最大的商品粮基地、畜牧业基地、林果业基地,为国家的食品安全做出新贡献。 “海水淡化西输,引渤入疆”方案一旦解决了新疆未来的水平衡,不但会加快新疆自有的能源、矿产资源开发,而且将极大促进新疆能源、矿产资源的国际合作,特别是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巴基斯坦、阿富汗、俄罗斯、蒙古等国的经济合作,新疆便有条件成为上述国家基础资源的加工基地和中西南亚的经济高地! 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来,重大民生工程和战略性工程均不能简单以短期经济盈利或成本回收作为建设判别标准。比如,长城的建设保障了中国古代农业社会的和平安定;京杭大运河的建设形成了中国南北水运的大动脉;郑国渠的建设奠定了秦国统一全国的经济基础;都江堰的建设成就了天府之国;今天9.5亿亩农田有效灌溉面积保障了国家的粮食安全;上个世纪50-70年代修建的占全国现状95%以上的水库保障了国家防洪与供水的基本安全;上世纪80年代修建的引滦入津工程保障了1500万天津市民的饮水安全;超3000亿元的川藏铁路、滇藏铁路、青藏铁路建设,持续近20年累积投资超过5000亿元的退耕还林工程等等,事关国家安全和民生福祉的战略工程都不是以短期盈利或成本回收作为决策依据的。 海水淡化西输是一项“开疆拓土”的伟业,也是合理管控中华水系、造福中华民族的千年工程;海水淡化西输是促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基础,是“一带一路”的重要支撑,是打开我国未来发展空间的“钥匙”,是极大扩展我国战略纵深的重要举措,是促进西部各族人民人心归聚、精神相依的有力纽带。 海水淡化西输工程将在推进西部生态恢复、国家粮食安全、经济社会发展等各方面产生深远影响,成为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不朽杰作!
当前第1/1页 [首页] [上一页] [1][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2014新疆非公经济发展高峰会新商联盟论... 下一篇:睦康视光 为EYE行动 ——新疆睦康视光...